光明日报记者 耿建扩 陈元秋 光明日报通讯员 周金立

  进入河钢集团邯钢公司邯宝炼钢厂转炉车间,滚滚热浪瞬间将记者包围。

  “瞧,他就是唐笑宇!”顺着工作人员武日泽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一位戴着白色安全帽的年轻人不时在用笔记录着冶炼数据,高达上千摄氏度的钢水正在他的指挥下炼成目标钢。满面通红的唐笑宇见面就给记者报喜:“这几天3号炉冶炼工艺又有了重大突破,我想出来的,效果特别好!”

  高高壮壮的身材,穿一身汗渍斑斑的蓝灰色工装,架一副高度近视镜,乍看起来,这一脸敦厚的小伙与普通的炼钢工没什么区别,可他却是“货真价实”的世界冠军。2018年4月10日,印度孟买,第12届模拟炼钢挑战赛世界总决赛的成绩发布,唐笑宇赢得了职业组冠军。

  “凡是脚步到达的地方,都属于昨天。”说起夺冠,唐笑宇讲得云淡风轻,“我习惯将自己‘归零’,坚持每天往炼钢炉里加些‘创新料’。”他以青年人的执着,淬炼过硬本领,解决“卡脖子”技术难题。

  今日钢铁冶炼界的“大拿”,也当过“菜鸟”。2008年7月,作为冶炼专业高才生的唐笑宇万丈豪情地来到邯钢,现实却给他上了“深刻”的一课:换转炉的氧枪时因操作不当,差点酿成事故;还有一次,在生产备料中高碳锰铁数量出现偏差,幸亏师傅发现及时,否则会导致钢水成分超标……

  正在迷茫时,师傅何顺生向他讲起了“草地之王”尖毛草的故事,对他进行“扎根”教育。就在那一天,唐笑宇把“要当全厂最好的炼钢工”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从此,他把工作平台看作“第二大学”,从最基础的上料工干起,每天和同事在炉台上摸爬滚打,把工作实践和书本知识放在一起琢磨,仅用两年时间,唐笑宇就成长为全厂最年轻的转炉炉长。

  为了提质增效,唐笑宇打破传统炼钢模式,在同事的帮助下,成功总结出260吨转炉的“少渣冶炼”方法,成为首个将260吨转炉的灰耗降到吨钢15公斤的炼钢工,并将这套经验推广到全厂各个班组。随后,根据“少渣冶炼”初期对转炉炉衬吃损严重的现状,唐笑宇认真分析、查找原因,创造出一种颠覆性的操作法,即“高温、高氧炉渣溅渣操作法”,不但维护了转炉的炉况,还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使用这种操作方法,每年可以为企业带来2000余万元的经济效益。紧接着,唐笑宇的技术创新如雨后春笋般喷发:研发“降铁耗补偿硅铁增硅计算”小程序,提出“减少鱼雷罐数量提高入炉铁水温度”合理化建议,参与大废钢比条件下品种钢氮含量控制技术开发与应用的公司级课题……

  从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全国青年岗位能手、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到全国劳动模范、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一项项殊荣记录了唐笑宇创新前行的足迹。如今,当选党的二十大代表的他说:“我一生只攀一座山,即钢铁创新发展的‘山’;一生只追一个梦,即钢铁强国梦。”